《论语》零六
来源: 中新网  2016-11-22 14:09:00   责任编辑:解楠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子曰:“雍也可使南面。”仲弓问子桑伯。子曰:“可也简。”仲弓曰:“居敬而行简,以临其民,不亦可乎?居简而行简,无乃太简乎?”子曰:“雍之言然。”
  雍也第六

  子曰:“雍也可使南面。”仲弓问子桑伯。子曰:“可也简。”仲弓曰:“居敬而行简,以临其民,不亦可乎?居简而行简,无乃太简乎?”子曰:“雍之言然。”

  哀公问:“弟子孰为好学?”孔子对曰:“有颜回者好学,不迁怒,不贰过,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”

  子华使于齐,冉子为其母请粟。子曰:“与之釜。”请益。曰:“与之庚。”冉子于其粟五秉,子曰:“赤之适齐也,乘肥马,衣轻裘。吾闻之也,君子周急不继富。”原思为之宰,与之粟九百,辞。子曰:“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?”

  子谓仲弓曰:“犁牛之子锌且角,虽欲勿用,山川其舍诸?”

  子曰:“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,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。”

  季康子问:“仲由可使从政也与?”子曰:“由也果,于从政乎何有!”曰:“赐也可使从政也与?”曰:“赐也达,于从政乎何有!”曰:“求也可使从政也与?”曰:“求也艺,于从政乎何有!”

 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。闵子骞曰:“善为我辞焉。如有复我者,则吾必在汶上矣。”

  伯牛有疾,子问之,至牖执其手,曰:“命矣夫!斯人也,而有斯疾也!斯人也,而有斯疾也!”

  子曰:“贤哉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在回也!”

  冉求曰:“非不说子之道,力不足也。”子曰:“力不足者,中道而废。今汝画。”

  子谓子夏曰:“汝为君子儒,无为小人儒。”

  子游为武城宰。子曰:“汝得人焉尔乎?”曰:“有澹台明灭者,行不由径,非公事,未尝至于偃之室也。”

  子曰:“孟之反不伐。奔而殿,将入门,策其马,曰:’非敢后也,马不进也。’”

  子曰:“不有祝跎之佞,而有宋朝之美,难乎免于今之世矣。”

  子曰:“谁能出不由户,何莫由斯道也!”

  子曰: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,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”

  子曰:“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,幸而免。”

  子曰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”

  子曰:“中人以上,可以语上也,中人以下,不可以语上也。”

  樊迟问知。子曰:“务民之义,敬鬼神而远之,可谓知矣。”问仁。子曰:“先难而后获,可谓仁矣。”

  子曰: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;知者动,仁者静;知者乐,仁者寿。”

  子曰:“齐一变,至于鲁,鲁一变,至于道。”

  子曰:“觚不觚,觚哉觚哉!”

  宰我问曰:“仁者虽告之曰,井有仁焉,其从之也。”子曰:“何为其然也。君子可逝也,不可陷也,可欺也,不可罔也。”

  子曰:“君子博学与于文,约之以礼,亦可以弗畔矣夫。”

  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。夫子矢之曰: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,天厌之!”

  子曰:“中庸之为德也,其至矣乎!民鲜久矣。”

  子贡曰:“如有博施于民,而能济众,何如?可谓仁乎?”子曰:“何事于仁,必也圣乎!尧舜其犹病诸!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。能近取譬,可谓仁之方也已。”

【本文责编:解楠】
上一篇:《论语》零五
下一篇:《论语》零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