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庸》零四
来源: 北京晚报  2017-01-13 10:30:00   责任编辑:解楠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子曰:「人皆曰『予知』,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,而莫之知辟也。人皆曰『予知』,择乎中庸,而不能期月守也。」

  第七章 

  子曰:「人皆曰『予知』,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,而莫之知辟也。人皆曰『予知』,择乎中庸,而不能期月守也。」 

  第八章 

  子曰,「回之为人也:择乎中庸,得一善,则拳拳服膺,而弗失之矣。」 

  第九章 

  子曰,「天下国家,可均也;爵禄,可辞也;白刃,可蹈也;中庸不可能也。」 

  第十章 

  『1』子路问强。 

  『2』子曰,「南方之强与,北方之强与,抑而强与?」 

  『3』「宽柔以教,不报无道,南方之强也。君子居之。」 

  『4』衽金革,死而不厌,北方之强也。而强者居之。」 

『5』故君子和而不流;强哉矫。中立而不倚;强哉矫。国有道,不变塞焉;强哉矫。国无道,至死不变;强哉矫。」

【本文责编:解楠】
上一篇:《中庸》零三
下一篇:《中庸》零五